艾瑞克·维汉梅尔:全球首位登上珠峰的失明者!

前段时间在夏伯渝老师朋友圈看到:经过不懈的努力,世界人权组织起诉尼泊尔政府关于不允许残疾人登山的歧视性规定,获得巨大成功!我得到了2018年攀登珠峰的权利,并将于3月底出发去尼泊尔,第五次攀登珠峰!(中国登山协会工作人员,第一位尝试攀登珠峰的残疾人。他在1975年登珠峰时因帮助丢失睡袋的队友,把自己的睡袋让给别人导致自己冻伤双小腿截肢。尽管如此,他并未放弃自己登顶珠峰的梦想。)作为首届残疾人攀岩世锦赛冠军的夏老师,终于可以去攀登珠峰了,而事实上尼泊尔政府长期以来对残疾人攀登珠峰都有着严格的限制,失明的盲人去攀登珠峰、并且成功的,那就更是微乎其微了,这看似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艾瑞克·维汉梅尔却做到了。2001年,他以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盲人也可以站上珠峰。


这一切都视乎在跟我们证明:只要拥有追寻理想的勇气,生命并不会因为身体的限制逊色半分。登上世界之巅,只要你不丢掉本该属于你的勇气,那么对于这个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来说,我们都是有机会有可能的,不管是5396的哈巴雪山,还是8848的世界之巅。


2001年4月14日,意欲攀登珠峰的美国登山者艾瑞克来到昆布冰川。对于他来说,穿过昆布冰川要比常人更加危险——因为,他是一位盲人。对于盲人艾瑞克来说,通过昆布冰川上的梯桥凶险无比。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站上第一座梯桥的。人工搭建的梯桥架在冰裂缝上,眼前只有黑暗,身下是冰缝深渊。他双脚发抖,艰难迈出一步,却一脚踩空,队友尖叫着提醒,他紧拉绳索,才没有让自己掉下去。昆布冰川被称为“恐怖冰川”,是珠峰最危险的地段之一。它是珠峰南坡攀登的必经之路,这里冰塔林立,布满深不见底的冰裂缝。雪崩、冰崩、滑入冰缝隙等风险,随时都可能带走登山者的生命。


然而,昆布冰川的狰狞不止如此,由于双眼看不见,艾瑞克通过雪桥也比其他人更加危险。尽管他用手杖小心翼翼探路,还是一不小心从雪桥上滑落,瞬间跌入冰裂缝。死亡近在咫尺。攀登珠峰的理想,似乎下一刻就会被这吃人的冰川埋葬。


为什么要攀登珠峰?——对于盲人艾瑞克而言,仅是通过昆布冰川就已万分艰难,何谈继续攀登?皑皑群山、壮阔云海,这一切他不仅看不到,还会在倏忽之间丢掉性命。然而,他为什么要来?这是许多人对艾瑞克的疑惑。如果不去了解他的一生,你将很难理解艾瑞克的举动。事实上,在16年前,艾瑞克刚失明的时候,珠峰对他而言是遥不可及的。


艾瑞克并不是先天失明,他从小聪明、热爱运动,直到13岁,失明噩梦来袭。幼年的艾瑞克,鼻子上就架有一副厚厚的眼镜,但视力还是越来越模糊,医生向他的父母宣告了一件残忍的事实——艾瑞克患有视网膜分裂症。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,医生预判,他会在十几岁完全失明。躲在门外的艾瑞克听到医生这么说,小小年纪的他心情跌入低谷。随着情况恶化,艾瑞克已经很难看清书本上的字,老师要求他转学到盲人学校。但他的母亲坚决反对,艾瑞克如此聪明、擅长多种运动,她不能忍受他像其他盲人一样毫无朝气。为了证明自己,艾瑞克也曾骑自行车飞跃斜木板和两个哥哥平躺的身体,尽管眼前一片模糊。无论艾瑞克如何努力,那个恐惧的时刻还是来了:13岁的一天夜晚,当艾瑞克从梦中醒来,习惯性打开灯,却只见漆黑一片,没有了平时那团模糊的光影,他瘫坐在地,呼喊着母亲。他万分恐惧,觉得自己人生完了,母亲忍痛鼓励:你会过与众不同的人生。从那个夜晚开始,他彻底成了盲人。但幸运的是,他有从不放弃的父母一直鼓励着他。



艾瑞克是一个有运动天赋的孩子,父亲鼓励并帮助他继续运动爱好,母亲则耐心开导他。这让艾瑞克逐渐走出失明阴霾,建立自信。父亲的支持——知道艾瑞克对摔跤感兴趣,父亲为艾瑞克请来了盲人摔跤教练。这是一项可以不靠视力的公平运动。然而,运动就有可能受伤,更别说是盲人运动。父亲与艾瑞克轻松打趣,鼓励艾瑞克打消顾虑,积极尝试。艾瑞克的运动天赋在赛场得到了充分证明。甚至击败了身体健全的对手,台上的父母和观众为他振臂高呼。这让艾瑞克备受鼓舞。从赛场上下来的艾瑞克总会带些伤痛。母亲为艾瑞克冰敷的时候,他触摸到了母亲脖子上的吊坠。母亲告诉他,那是她曾经快乐生活的象征。



命运没有因为失明而额外照顾艾瑞克,反而对他继续打击:一直陪伴、鼓励他的母亲忽然出了车祸,永远离开了他。母亲逝世——一次比赛,父母未像往日一样来观看,当他回到家时,父亲匆忙迎出来,满脸悲戚,随即他告诉艾瑞克,母亲刚刚因为车祸离世了。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。母亲离世,艾瑞克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。但在父亲的陪伴下,他又振作起来,并开始了他人生中的重要起点——攀登。经受失明和母亲去世的接连打击,艾瑞克没有消沉,他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,进行声呐练习、学习攀岩,这也成为他后来攀登珠峰的引子。


瑞克开始在盲人学校接受声呐练习,他逐渐学会测试物体的距离和判断位置。这为他后来的登山运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在一次攀岩课上,初次接触到室内攀岩的艾瑞克让人意外惊喜。在倾斜60度的墙面,他迅速攀上顶端。在更陡的岩面,艾瑞克无法触摸到岩点时,教练告诉他,这是一项独立自主的运动,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。他很快深深迷上这项运动。很快,室内训练已经满足不了艾瑞克的攀登热情。他毅然投身山野,依靠双手的触觉收集周围的信息,在攀登时游刃有余。幸运总是伴随在积极努力的人身边,在艾瑞克不断用触觉、听觉“看”世界的过程中,他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人生转折



在挚友的引荐下,艾瑞克结识了另外两位登山好手,他们从未因艾瑞克是盲人而怜悯或怀疑,他们称他为“盲眼超人”,甚至一同组队攀登了麦金利山。同样是在这所学校,艾瑞克遇到了自己一生的挚爱。他虽然无法用眼睛看到她的长相,但却与多年前触摸母亲脸庞一样,他用手“看”到了。在妻子、登山挚友的陪伴下,艾瑞克挑战了乞力马扎罗山、阿空加瓜山等著名山峰,逐渐有了名气。即便如此,他也从未想过攀登珠峰。直到机会来到面前。


“你想攀登珠峰吗?”

对于珠峰,艾瑞克向往过,但从未觉得自己有机会攀登,那里的危险足以成为盲人的禁区。但皮哥的出现,点燃了他的激情。偶遇皮哥——在一个体育用品展览会上,一个陌生男人认出了艾瑞克。他自我介绍到“大家都称呼我皮哥”,皮哥是一名地球物理专家,曾两次攀登珠峰。两人一见如故。艾瑞克没想到,这次偶遇,会给自己的人生带来巨大的机遇。


你想爬珠峰吗?——在问起接下来的攀登打算时,艾瑞克是茫然的。皮哥忽然问起:“你想爬珠峰吗?”并表示自己正在组队。这忽然而至的机会让艾瑞克十分惊喜。纵然攀登理想很狂热,但珠峰对于盲人来说凶险难以估量。来自妻子的阻力让艾瑞克陷入两难,她担心丈夫会为了登顶而不顾危险。面对妻子的担忧,艾瑞克保证会以安全为第一位。他太想得到这个机会了,“这是一个创举”,他向妻子这么描述的时候,眼睛里闪动着理想之光。父亲从来是支持艾瑞克的,他甚至募集到了美国盲人联盟25万美元的赞助,有力促进了队伍成行。这让艾瑞克感到些许压力,因为此行不仅是为了自己,还肩负着改变大众对盲人看法的责任。父亲从来是支持艾瑞克的,他甚至募集到了美国盲人联盟25万美元的赞助,有力促进了队伍成行。这让艾瑞克感到些许压力,因为此行不仅是为了自己,还肩负着改变大众对盲人看法的责任。扎营对艾瑞克同样是个难题。珠峰天气恶劣,扎营速度越快越能减少暴露在恶劣环境中的时间。然而纯靠双手摸索的艾瑞克总是不能快速完成,于是他将帐篷扎在自家院里勤加练习。艾瑞克对自己的训练毫不懈怠,在看不见的黑暗里,他用听觉、触觉等代替视觉,不断提升速度。终于,他跑在了队友的前面。一切准备就绪,终于到了出征的日子。但尽管艾瑞克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攀登珠峰对于盲人来说,还是过于艰难。


攀登珠峰前需要进行适应性训练。在珠峰大本营,艾瑞克还可以应对自如,但真正的危险,来自于昆布冰川,艾瑞克在这里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难题。前往大本营——2001年3月26日,艾瑞克与父亲、皮哥、夏尔巴向导以及其他队友一起向珠峰大本营徒步,一步一步走进世界之巅。在途中,队友向艾瑞克介绍他们所见的壮观美景,艾瑞克听着,也像看到了。


还没有开始攀登,艾瑞克就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。在接受喇嘛赐福时,艾瑞克由于看不见,在喇嘛伸出手时转身离去。喇嘛十分吃惊,他不相信盲人也可以攀登珠峰。跟随他们的夏尔巴向导告诉艾瑞克:在他们的信仰中,盲人会招来厄运。好在这些误解和压力,艾瑞克早已习惯并释然。但真正的艰难,还在后面。


昆布冰川第一次穿越——昆布冰川冰裂缝毫无规律,行在期间仿若冬宫,艾瑞克在队友的指引和帮助下攀爬巨大的冰壁,一开始行程还算顺利。在穿越狭窄的雪桥时,艾瑞克一不小心滑落冰裂缝,他的恐惧陡增,双手胡乱挥舞,幸好有绳索保护。队友赶紧上前把他拉上来。


更大的考验来自穿越梯桥。如文章开头所述,艾瑞克在梯桥的每一步都是煎熬。恐惧让艾瑞克几乎无法迈步。漫长时间过后,艾瑞克终于通过一座梯桥,然而队友告诉他,还有29座这样的梯桥。终于结束了第一次穿越练习,回到大本营,艾瑞克已是面目呆滞,鼻血挂在脸上,他一头扎进帐篷,久久沉默。珠峰的难度远远超过他的想象,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。先前合作无间的队友,现在也开始怀疑,带艾瑞克前来是不是一个错误,甚至担心会因为艾瑞克进度过慢而断送登顶的机会。昆布冰川的危险、自我的恐惧、队友的怀疑,这一切都让艾瑞克面临着巨大压力。然而,顽强的艾瑞克都一一克服了。


第一次穿越昆布冰川磨难重重,艾瑞克十分沮丧。幸好,他有不轻易放弃他的团队,也有百折不挠的勇气。皮哥的鼓励——虽然艾瑞克在第一次练习中表现不佳,但领队皮哥仍对他抱有信心。他用一句中国成语来鼓励艾瑞克:“心如止水”,让艾瑞克用心感受,战胜恐惧。天快亮时,队友来叫艾瑞克起床,却发现他仍旧呆坐在帐篷里。艾瑞克向队友坦露,第一次穿越昆布冰川用了13小时,这严重打击了他的自信。队友则安慰他,登山过程中雄心与恐惧本来就是并存的。这无疑给了他很大安慰。


天亮了,队伍继续进行昆布冰川穿越练习。艾瑞克再次站上梯桥,他想起皮哥的“心如止水”,心中恐惧减少,似乎真切看见了梯桥,一步一步稳健地迈了出去,队友为他的进步欢呼。艾瑞克对昆布冰川越来越熟悉。在第五次穿越昆布冰川时,他们遇到了新的情况:在一处冰裂缝处,没有梯桥,需要跳跃过去。艾瑞克的恐惧感再次袭来,队友采用激将法分散他的恐惧,艾瑞克一跃跳过,安全落地。经过了接近两个月的适应性训练后,艾瑞克终于等来了证明自己的机会。然而,攀登珠峰的过程依然充满艰辛。


迎来攀登机会——在多日的适应性训练和等待中,他们迎来了适合攀登的天气周期。他们计划用四天时间登顶,艾瑞克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。之前的攀登还算顺利,但在众人来到四号营地后,他们就登顶问题陷入纠结。原定趁着好天气,他们有四天攀登窗口期,当晚就应该冲顶,而且大本营预测第二天很可能会遇到坏天气。但许多人已经累坏了,没有力气。皮哥将选择权交给大家,众人一阵沉默。艾瑞克担心大家是为了照顾他而有所顾虑,于是拿过对讲机,打破沉默——“这表示人人为我吗”,没想到大家依次在对讲机里回答“我为人人”。这表示,大家一致决定,第二天再冲顶。第二天晚上9点,众人收拾完毕,迎着夜色开始冲顶。夜空里,头灯闪烁,宛如星光。


凌晨两点,走在队伍前端的艾瑞克和队友已经接近峰顶。胜利步步在望,暴风却突然而至,之前预测的坏天气果然来了。他们被迫停留在岩石后面,动弹不得。队友绝望地说:看来我们的好运气用光了。艾瑞克的话很快得到应验。山下大本营传来好消息,暴风正在移动,而队友也很快发现,他们面前星空出现,那些星星异常明亮。那是希望的标志。天渐渐放亮。他们离终点越来越近。然而,就在此时,队友发现固定绳被冻在了积雪里。这对艾瑞克是十分不利的情况,因为眼睛看不见的他,只能依靠绳索前进。


早上九点,艾瑞克和向导来到著名的希拉里台阶。陡峭的希拉里台阶光滑危险,好在艾瑞克早已在黑暗中进行了无数次这样的练习,一步一步越过了这个难关。穿过希拉里台阶,曙光就在眼前。最后的冲刺,艾瑞克的步履异常缓慢。


2001年5月25日上午10点,艾瑞克终于顺利完成珠峰攀登,站上了世界之巅。随后,其他队友也陆续赶了过来,他们难掩激动,相拥而泣。队友拉着艾瑞克,让他再多看一眼此时的盛景,多感受一下他的荣耀和成就。历经艰辛的盲人艾瑞克用脚步一步步丈量,用指尖一点点触摸,他用另一种方式“看”到了世界之巅。


电影《触摸世界之巅》由彼德·温特(Peter Winther)导演,是根据艾瑞克·维汉梅尔(Erik Weihenmayer)的真实事迹改编。他是攀登珠峰的第一位盲人。在攀登珠峰之后,艾瑞克并未止步,成为了首位登顶七大洲最高峰的盲人登山家。登山运动是人类意志的体现,但在很多人眼里,这项运动是和盲人无缘的。2001年,艾瑞克登上珠峰,改变了无数人对盲人的看法,也点燃了许多残疾人心中的希望之火。正如艾瑞克所言:“失明并不会使我变得沉默”。只要拥有追寻理想的勇气,生命并不会因为身体的限制逊色半分。


西部印象户外俱乐部部分登山活动:http://www.xblxs.com/product_category.php?id=7